首頁>人文財經>悅讀

詩意延邊

作者:賈國祥 來源:中國財經報 發布時間:2019-12-09

  時間太短了,短得來不及細細打量;步履太匆忙了,匆忙地來不及停下來,停下互訴衷腸。今夜,我又回到車水馬龍的居住地,聽著窗外車輛的轟鳴,心,卻一次又一次回到延邊——那個詩意盎然、安頓靈魂的地方。  

  如果沒有這次“中外作家交流營”的延邊之行,我不知道,今生,自己的雙腳,還會不會踏上這片生長莊稼、生長林木、生長英雄也生長詩歌的膏腴之地。如果錯過了,我錯過的,不僅只是遠方,還有詩歌,還有一種溫暖而別樣的情感體驗。  

  “年與時馳,意與日去……”在鋼筋水泥的城市呆久了,意志日漸消磨、心靈日漸干枯、視野日漸逼窄、筆下也日漸枯竭。帶著沉重的肉身、帶著疲憊的靈魂,也帶著厚重的衣物和一顆茫然無措的心,走向延邊。走出飛機場,第一眼看到延邊的首府延吉,絲毫沒有驚艷的感覺,除了地名、路名、店鋪名采用中朝文外,城市建筑民族特色也不明顯。唯一讓自己意外的,是氣溫,一點也沒有想象的那樣寒冷。  

  然而,參加了“首屆朝鮮族詩歌節”,再去打量這個城市,突然間覺得不一樣了。所謂美人在骨不在皮,延邊的美也一樣,不在表相,而在骨子里。在這個工業和商業日趨鼎盛的時代,機器的轟鳴聲、市井的喧囂聲和叫賣聲壓倒了一切,讓置身其中的我們近乎失聰,很難再聽到蛙鳴鳥叫的天籟之音。詩歌,也從大多數人的生活中撤離,漸行漸遠。沒想到在這個邊地小城,詩歌,不僅沒有沒落,依然蓬勃發展,欣欣向榮。  

  驚艷、震撼、意外……很難找到一個詞,能準確描述觀看“美麗中國,鮮到延邊”詩歌朗誦晚會后帶給我的那種全新感受。像一記重錘,敲醒了我沉睡的靈魂;像一束光,照亮了我昏沉的人生;像一扇面向原野的窗戶,讓我的視野瞬間變得遼闊。坐在觀眾席上聆聽,我突然發覺,自己就像一塊冬去春來猛然蘇醒的大地,雪消了、草綠了、花開了……所有這一切歸結到一個字:“鮮”。這個“鮮”,猶如神啟,刺激了我的味蕾、打開了我的感官、激活了我的靈性。沉睡了的,被喚醒了;冷卻了的,又沸騰了。那些早已棲止的,再次飛翔起來。身體里、靈魂中,一種無可名狀的情緒東奔西突,波濤洶涌。  

  在延邊,從官方到民間,詩歌朗誦已成為一種風尚,在這個物欲橫流的時代,不到延邊,無法想象還有這樣一種存在。這次朗誦會,他們利用聲光電和舞美,整個舞臺絢爛奪目,詩歌變成了可視化的藝術。當然,真正令我震撼和感動的,不是這些,而是他們對詩歌的熱愛和堅守。在這樣一個時代,還能堅守這份詩心、詩情、詩意,與工業及商業文明相對抗,何其難得?  

  也許是因為詩歌,離開劇場,乘坐大巴往回返,再次打量車窗外的延吉,突然間感覺不一樣了。雨后的延吉,顯得越發潔凈。大巴沿帽兒山森林公園行進,看漫山斑斕,層林盡染。有人禁不住發問,這個季節,是不是延邊最美的時刻?答案卻是否定的。延邊一直都是美的,只是在不同的季節,她的美不盡相同。春天,萬畝梨花盛開,那是何等的美?初夏,滿山遍野的金達萊開放,又是何等壯觀?冬天,千里冰封,萬里雪飄,整個世界銀裝素裹,又是何等的妖嬈?“欲把西湖比西子,濃妝淡抹總相宜?!毖穎卟皇俏髯?,沒有那么內斂和婉約,延邊更像邊地的女兒,美得熱烈,美得奔放。也像朝鮮族詩人的詩歌,感情真摯熱烈,不似柳永的“楊柳岸曉風殘月”,更像蘇東坡的“大江東去”,有一種豪放的美。  

  荷爾德林有一首詩叫《人,詩意地棲居》,后經哲學家海德格爾的闡發,“詩意地棲居在大地上”,就成為幾乎所有人的共同向往。我突然想,詩意的棲居地,就應該是延邊這樣的吧?在這個一界望三國的地方,有山皆綠,有水皆碧,不僅四季風景優美,夏天氣溫宜人,而且恬靜閑適,是全國公認的“天然氧吧”和“生態后花園”。我打心底羨慕生活在這里的人們,他們,真正活成了我們的詩和遠方。  

  這一夜,我久久無法入睡。明天,就要離開延邊,還沒有真正來得及四處走走看看。著名的延邊八景,一處不曾領略;著名的特色小吃,還不曾細細品嘗;唯一列入我國“人類非遺名錄”朝鮮族農樂舞,還不曾欣賞……內心充滿了太多的留戀和不舍。  

  站在窗前,看著窗外的萬家燈火,我想起海子的一首詩。他在這首詩中寫道:“姐姐,今夜我在德令哈/這是雨水中一座荒涼的城/除了那些路過的和居住的/德令哈……今夜/這是唯一的,最后的,抒情/這是唯一的,最后的,草原……”今夜,我在延邊,細雨飄落,但城市毫不荒涼。我堅信,這不是唯一的最后的抒情,也不是唯一的最后的延邊。延邊,今夜我還在你身邊,已經開始想念。  

  我也知道,詩意地棲居,并不完全在遠方,也當然不僅僅只在延邊。只要內心保持著天真童趣,永葆一份詩情詩心,那么,詩意的棲居地并不遙遠,它就在你的身邊。但無論如何,這次延邊之行,為我想詩意地棲居,指明了路徑。  

  就在這個晚上,我與延邊相約。也許我不能在延邊購房置田,但有一天,我一定會重回到你的身邊,放慢腳步,像一個真正的詩人一樣,用心感受延邊的山山水水。延邊,你已經像詩意的種子,把詩和遠方種在了我的心田。  

  第二天一早返回,想再好好看一眼延邊,不料大霧籠罩,無法再睹其芳容。為什么,是怕讓我看到你告別的愁容和不舍的淚水嗎?  

  別難過,延邊,我們后會有期! (賈國祥,作家,供職于武警指揮學院政治工作系。)

0
相關推薦 >

雷速体育里怎么买:中國財經報微信

雷速体育比分直播下载 www.czyty.com.cn

雷速体育比分直播下载

國家PPP微信

×
{ganrao}